巴蜀麻将外挂
健康報網首頁

守護孩子健康就是兒科醫生的幸福

2019-12-10 17:26:02 來源:健康報網

□北京大學第三醫院 韓彤妍

眾所周知,兒科醫生的工作面臨很多挑戰,既有工作時間長、壓力大和作息不規律的辛苦,又要應對家長不理解、不配合甚至惡意拖欠住院費等行為,還有為了做出符合孩子最佳利益的選擇時需要承擔的壓力。前不久,在北京大學醫學部主辦的中美醫師職業精神研討會上,北京大學第三醫院兒科主任醫師韓彤妍分享了她在臨床工作中遇到的挑戰與職業幸福。本期我們分享韓彤妍醫生的發言,希望能進一步加深公眾對兒科醫生的理解,共同為孩子營造一個良好的醫療和成長環境。——編者

我到北京大學第三醫院工作至今已經21年了。我當初是想當外科醫生,覺得做手術厲害,治好了病人很有成就感,但最終命運安排我到了兒科。

兒科醫生的收入真少。2001年我讀博士的時候一個月才500多塊錢,而學習其他專科的同學收入已經逐漸增多了。我曾經對我的母親抱怨說,讀兒科博士收入又少,糾紛又多……可母親鼓勵我說,工作的最終目的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工作本身的意義。

我們從來都是穿著跑步鞋

兒科醫生的工作強度很大。比方說,當住院醫生的時候,晚上需要去產科“看臺”,“看臺”意味著電話來了,馬上就會有一個小寶寶要出生,5分鐘之內就要趕到手術室或者產房,這時,絕對不能等電梯,只能飛奔而去,所以我們從來都是穿跑步鞋。我們的住院醫生,一晚上要看七八個臺,有時還要去別的醫院轉運危重的新生兒。隔天值一個24小時班,持續8個月到一年,雖然忙碌艱辛,但卻是一個住院醫成長最快的時期。

值兒科急診大夜班的醫師更辛苦。急診大夜,要從晚上8點上到早晨8點。冬季患兒多的時候,一晚上要看150~160個病人。雖然兒科急診有值班室,有床可以躺一躺,但是,很少有值大夜班的醫師去躺下休息,他們寧可在凌晨3點多,沒病人的時候,在桌子上趴個10分鐘,也不想去“鍛煉”仰臥起坐了。

這樣的工作強度之下,我們往往沒有時間寫文章、做科研,因此兒科醫生的晉升機會相比別的科室來說會慢一些,想要獲得同等的晉升機會則需要付出更多。

北京大學第三醫院2016年成為北京市危重新生兒轉會診中心之一,2018年又申請到北京市新生兒保健專科示范基地。我們兒科主要分為4部分,即新生兒病房及新生兒重癥監護病房(NICU)、普兒病房、兒科門急診和兒童健康發展中心。目前有床位75張,醫生36人,護士84人。75張床中有50張是新生兒病床,新生兒病房沒有家長陪住,都是由護士負責照顧小寶寶。重癥監護病房中22張床是配備呼吸機的病床,其中12張床是有創呼吸機的病床。每個寶寶,一天需要喂8次奶,換至少8個紙尿褲,有創呼吸支持的寶寶還要吸痰、變換體位、給藥、給靜脈營養等等。目前床位的使用率常年保持在90%以上,病房的忙碌程度可想而知。

在這種狀態下,我們還在不斷完善我們的工作,在醫療工作之余總結經驗,完善制度,制定流程文件。這些流程文件都是在臨床工作中遇到的細節問題,例如體重1500g以下的早產兒液體管理、不同孕周的患兒臨床癥狀不同時的呼吸支持方式。這些流程文件都是我們利用業余時間做的,對于年輕的主治醫們,都是等自己的孩子睡熟之后,才能去干這些文書工作。

以最大的善意和最好的醫術對待小病人

醫學是與人打交道的工作,不僅要治療疾病,還要學會怎么和家長溝通,治療家屬的心病。要成為一個好的兒科醫生,不僅要醫療技術上乘,而且言語表達、溝通能力也不能遜色。

我們一直在用我們最善良的心對待每一個孩子,盡心盡力治好每個孩子的疾病。但在實際工作中,我們也經常面臨一些困境。我們病房曾經有一個32周、體重1200多克的早產兒。站在醫生的角度,我們相信只要積極治療,孩子肯定能順利長大。但是住院沒幾天,家長跑來醫院,認為早產兒遠期預后不好,堅決要求放棄治療。盡管我們解釋說孩子孕周比較大,風險是可控的,還給他們展示了既往出院七八百克的早產兒都已經上小學的照片,但他們還是堅持把孩子接走了。每每遇到這樣的情況,作為醫生,我們也會有一種無力的感覺。

曾經有一對夫妻從外地千里迢迢來到北醫三院,生下一對體重不到1000克的雙胞胎,屬于超低出生體重兒。我們從孩子出生開始,努力呵護救治孩子,孩子在NICU逐漸長大。但是,父母從住院兩周以后就不再交住院費用。我們每周堅持查房,討論孩子的病情變化,研究采取什么治療措施對孩子最好。與此同時,主管大夫還要每天和家長通電話,請他補交住院費用,我也不得不針對住院費用每兩周和家長談一次話。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了解到孩子媽媽開了3個鋼琴學校,也注意到她戴著項鏈、戒指,可她就是說自己沒錢交住院費。最后,兩個孩子住院兩個月,體重接近2000克時,為了孩子能早點開始家庭養育,我們讓家長接出院了。出院時,欠交住院費20萬,家長答應一周之后補交,但5年過去了,還是沒有補交任何費用。

我們以善良之心待人,但是面對這樣惡意拖欠住院費的情況,醫生也是很艱難的。雖然,醫學并非萬能,總有我們治療不了的疾病,但是我們更希望,我們在給孩子治病的同時,不要再為追討欠款而牽扯精力。因為這樣一來,會影響醫生對醫學精益求精追求探索的熱情,使得他們在應對疾病時更加疲憊不堪。

我們也希望周圍的人能對我們以誠相待,我們會把最大的善意和最好的醫術傳遞給我們的小病人,使他們健康順利長大。我一直喜歡“安之若素,微笑向暖”一詞,我希望保持本心,做正確的事,溫暖周圍的人。

做符合孩子最佳利益的治療

2017年數據顯示,中國有67.21/10萬的新生兒會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死亡,其中30.6%的孩子是因為出生時的窒息死亡。2004年以來,葉鴻瑁教授作為國家新生兒復蘇項目組長,帶領專家組在全國范圍內開展新生兒復蘇培訓,使得新生兒窒息導致的死亡率下降了83.5%。

在葉老師等老一輩專家的帶領下,我們也在北京市甚至全國推進開展新生兒復蘇培訓。運用嫻熟技術,在新生兒出生之后黃金1分鐘進行新生兒復蘇,黃金1小時穩定病情,序貫治療,挽救了一個又一個高危兒的生命。曾經有過這樣一個病例,孩子在出生前1小時的胎心監護是好的,但在出生后沒有呼吸和心跳。從一出生,就開始進行新生兒復蘇的正壓通氣和胸外按壓。雖然按照新生兒復蘇指南,Apgar評分持續10分鐘為零分就可以判定死亡。但是,因為相信孩子還有生的希望,我們沒有停止。終于,在搶救達到25分鐘的時候,我們聽到了第一聲心跳。復蘇成功后,我們把孩子轉運到NICU。可是,在他的后續治療中,如何將神經系統受損的后遺癥降到最低呢?雖然他已經有亞低溫治療的禁忌證,再三權衡,為了患兒的最佳利益,我們采用了神經保護性治療的亞低溫治療。住院兩周,孩子的新生兒行為評分恢復到同齡兒水平,家長接孩子出院。我們對于孩子后續的監測、治療并沒有停止,家長定期帶孩子到我們的兒童健康發展中心隨訪,我們和家長一起陪著他長大。現在,他2歲半了,走路說話一切都很好。現在我們敢說,那時的治療,的確是符合他的最佳利益。

現在,我們在NICU救治中,加入了全人照顧理念,讓早產兒媽媽進入病房,在孩子病情平穩時,每天有一些親子共處的時間,形成了早產兒個體化發育支持模式。孩子出院回家后,在我們的兒童保健中心隨訪,醫生指導家長育兒的各個環節和細節。我們將這一過程,命名為“陪伴成長”,不僅是陪伴每一個NICU救治的孩子成長,也陪伴著家長,幫助他們把孩子養好!

在這個過程中,我逐漸體會到作為一名兒科醫生的美妙,我不僅僅是治療一個病,也不僅僅是治療一個病人,而是養大一個娃娃。這個過程雖然艱辛,但是一次次挑戰,一點點成就感,積累成一個個健康活潑的小寶寶、大寶寶。相信,現在仍然堅持當兒科醫師的同道們,正是在滿滿的成就感中沉浸、陶醉,簡單而幸福地活在當下。與此同時,我也想呼吁制度給予醫師更多的保護,社會給予醫院和醫生更多的支持,家長給予醫師更多的理解和體諒。讓我們共同努力創造一個安全、舒適的環境,一起陪伴家庭和孩子成長。(本報記者高艷坤整理)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健康報"或"健康報網 ** 電/訊"或帶有健康報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健康報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2、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媒體、網站,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及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分享到:
0

相關新聞

    推薦閱讀

    熱度排行

    相關鏈接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報社活動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4621663 18811429641

    特別推薦

    健康報網手機版
    巴蜀麻将外挂 安徽体彩十一官网选五 天津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 cba联赛2007-08赛季第1轮视频 上海时时彩计划软件哪个好用 美国棒球比分有平局吗 快乐十分 棋牌牛牛 搜狐凯利即时指数 赛马会彩票网址 开修足店赚钱吗